联系我们

电话:13792730080
联系人:吴经理
在线QQ:51266880
邮箱:2017wwe@aliyun.com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高区西涝台

我们顺手招了一辆的士到五桂桥客运站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5-03 15:05   【 关闭
们一起再度找到公安局希望协调,公安局和车主表示没办法,如果当地政府可以搞个募捐,先募捐一两万给小张妈妈做手术治疗。车主那边表示:医院交了3000千,他最多自己再拿1000块,他买的车险不是很低,但因为他没责任,保险公司最多赔偿12000,如果我们这边同意,可要求保险公司近期几天处理这个事情。我是很气愤又很无奈,看着车主抽着50块钱一包的中华烟,却只愿意出4000块钱,对于他来说算什么?对于徒弟小张的命运来说,那又算什么?如果车主完全没责任,怎么偏偏是他遇上?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只能说运气稍差亦。我表示不可理解的是,高速路如果是全封闭式的,小张妈妈怎么上得去?如果她是精神正常的人,会去吗?监护人是也有责任,车主也应该承担大部分经济责任,监护人可陪伴护理和后期瘫痪的后果。可是......这不是我们怎么想怎么说就可以的......
 
  小张的家庭情况,熟悉的人都知道,看来手术是没钱来动,无奈的情况下,最后也只能回家保守治疗,奶奶和父母这三座大山的压力压在小张的身上,这将影响他以后的一生,负担这么重,想娶妻生子,现实社会,哪个女孩愿意??一个人一辈子的命运,真的很难抗争......我们真的是有心而力不足。   
 
  “好人好报”,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真的是嘲讽! 
第157章 默认分章[157]
 
  成都行
 
   早上7点准时在相约地点等候,只怕错过了时间反倒让别人等候。七点二十,我们上了开往成都方向的高速路,一早高速路上几乎没什么车,任我们自由的跑。
 
   8点过出了收费站,一路导航目的地,车多人多路多,交错的立交桥,让我这种路痴的人分不清东南西北,这堵车其间居然用了一个多小时。到达目的地,感谢贵人相陪,亲历亲为的帮助我们办理好该办的事,此行目的达到,我们也不好意思再拖累麻烦人家,决定自己和儿子坐车回家。
 
   站在陌生的街头,我努力想了想,自己在这里有可以落脚被人接待的亲人朋友吗?似乎没有!看着高耸入云的楼房,看着加长的公交车,大大小小的私家车和穿梭不停的的士,感觉自己是那么渺小,这么大的城市,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一切是那么陌生,让人望而生畏。曾何时我也在这个城市待过?那应该是2008年的时候了吧,现在的变化,太快,太大了......
 
   我对儿子说:“你确定认识路,知道在哪里坐回家的车?”
  “没事的妈妈,我知道在哪里坐车”儿子肯定的回答。
  “我可是路痴,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真感觉自己老了。很多年没坐过火车了,其实我还真想坐一次火车”我有点担忧又好奇的说。
   “火车也行,就是太慢了,还是去坐客车吧“儿子说。
 
   我们顺手招了一辆的士,到五桂桥客运站,一上车我打量了一下的哥,再看看面前的照片,怎么感觉不像同一人,便也自然的问的哥:“这是你吗?这个姓氏好少的”“是啊,这个姓氏的确很少!”的哥顺口回答。“这照片上的人不是你吧?你看这照片上的人很温暖有亲和力,看你好严肃很凶的样子”我这直接的一问,的哥忍不住笑了:“是啊,不是同一个人,照片不是我,我们这个车是两个人开,轮班”。
   “哦,难怪!”我释然了。
 
   的哥把我们送到客运站,问他多少钱,“22块!”“没有搞错吧?平时我们坐都是14块,再高也不会高出这么多,你打表了吗?”我们决定自己坐车回家的时候,送我们来的贵人告诉过我打的最多14块,没有超过15的,我琢磨他是不是看见我们提着医院的病历和片子,知道我们是远地来的故意敲砸咱们。“打表了啊,都是这么多”的哥淡定的说。“算了,我赶时间懒得跟你争,就20算了!”我一边说一边递给他20元,他也没再说什么倒车开走了。进客运站我还和儿子说:“这么多年过去,虽然是第一次来也假装很老练,其实也不是非得跟他计较那几块,实在是不合理的话,如果在本地,我一定拍下他的编号跟他理论” 
 
   短短上午几个小时,成都匆匆行结束。来去没有晕车,幸运;事情顺利办好,顺心。只是来来去去的坐车,折腾,晕乎乎的,简单的弄点饭吃,休息一会儿,接下来,该做什么事情继续去做,该面对的去面对,该解决的总会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