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13792730080
联系人:吴经理
在线QQ:51266880
邮箱:2017wwe@aliyun.com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高区西涝台

公安的警官让我们签伤情鉴定的时候说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5-03 15:05   【 关闭
我心向谁诉
 
 
      半夜三点醒来,就怎么也难以入睡,窗外的雨声滴答滴答,如敲打我的心事,本该是我最喜欢的雨夜,可以贪婪的懒睡,这次却感觉,夜是那么长,恨不得马上就天亮,去办该办的事情。
 
     儿子的事情没有解决,是我最大的一块心病,看似我每天自娱自乐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我自己知道心里的压力,梳头洗头的时候头发一把一把的掉。4月17号到现在6月8号,一个多月了,儿子也有一两个星期没在医院住了,出院手续没有办,想等待对方早点把事情解决了,可对方派一个孩子来问我们有什么要求,怎么解决,这种事情岂是与孩子能解决的?如果孩子那么懂事的话,就不会用刀伤人导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要求与大人谈的时候,对方来了三个人,孩子的爸爸,爷爷,婶婶。孩子爸爸称,让我们去催催公安立案的警察,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反正他们的家庭状况就这样,自己靠打零工赚钱养家,离异还带着两个孩子,也的确不容易。没遇上过这样的事情,我们也没主意到底该怎么解决?我发现事情倒现在,主要协调方就那用刀伤人的孩子,其他几个同伙参与者又有多少责任?
 
   公安的警官让我们签伤情鉴定的时候说,按这样的情况来判,用刀伤人那孩子最少可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目前岁数没到,如果协调好我们签了谅解书,孩子就可以不用判刑,如果我们坚持不签,孩子岁数到了一样需要去服刑。从我根本想法来说,我从来没想过要孩子去服刑,事情不发生也发生了,用我儿子毁容做代价,给他们一定适当的警告和惩罚就算了。我心有不甘的是,这段时间事情慢慢平息后,学校没有拿出解决事情的态度,伤人对方也是,他们都要求我们去找警官协调处理,我们也答应了协调,尽量把事情减轻,尽快把事情解决,这拖着一个礼拜两个礼拜也不是办法,眼看着学校就要放暑假了,孩子两三月后的后期整容治疗又要开始了,找谁买单去?
 
   那天伤人方孩子的爸爸和我们谈的时候,说他每天上班很忙,几乎没时间,儿子又要上学,和我们说话那会也忙着接了两个电话,都是叫去干活的,我理解他们的苦楚和处境,可他们也能体会我们的心情吗?我们为照顾儿子关着店子没了生意,该上班的没上,该上学的没上,还为孩子的事情焦虑操心,忙前忙后,联系后期治疗,生活的压力远远大于他们的想像。前几天参加一结婚典礼,叫儿子同去,儿子想到自己脸上难看的刀疤怎么都不愿去,我们最后也只能尊重孩子,原来好好的一个孩子,原本还算俊俏帅气的脸孔,也正是爱臭美的年龄,面对这样的“意外”一时不能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而那些孩子和那些孩子的父母,他们体会到了吗?能体会吗?
 
   想啊,想啊,想了一夜,我觉得事情不能这样拖着,天亮了就去把儿子和我的身份证复印了,到医院把出院手续办了,然后找警官,找学校方,要调解就必须真诚,必须公证人见证,趁学校还没放暑假,趁儿子近期新的开始治疗,如果对方还拖三阻四的,再想其他不得已的办法讨回公道。老虎对我这样的做法持反对意见,他觉得我们是受害方,不是过错方,不该我们主动去找对方协调,对方要拖就陪他们拖,无论到什么时候,如果是我们找对方协调解决,那岂不是我们在向他们低头?我却以为事情该解决的就必须解决,无论怎样,早晚也得解决,何况儿子第二期的治疗不能耽误,他们不拿钱做二期治疗,我们就应该捍卫自己的权益,遇上这样的事情,不自己去跑路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难道靠公安,学校和对方给你处理好?......
 
   哎,烦烦烦!想着这档事就睡不好。睡不着有心和老虎商量讨论,谁知道他正是好睡眠,生气的说:“别想太多了,这个时候是睡觉的时候!”无奈,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一腔苦水向谁倒?干脆起个早吧。神啊,帮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