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13792730080
联系人:吴经理
在线QQ:51266880
邮箱:2017wwe@aliyun.com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高区西涝台

早该收拾的换季衣服也又重新洗了挂起叠放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9-06 15:24   【 关闭
 
  真的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前两天还似夏的天一下子就冷了起来。昨天晨起露深雾重,便没有去摘枸杞。
  
  在家除了每餐做饭、简单的打理家务,闲暇的时间很多。一个人出来、进去的很无聊,心里感觉慌慌的……
  
  昨天晚上,谢工长打来电话,说去山上给上个月栽的小松树浇水。家里正好也没什么活,便约了老陈一同前往。
  
  想想时间过的真是太快了,离上月停下收稻整一个月了。趁天还不是太冷,再去干几天活吧!
  
  这次开工,刘老板让先找了16个人,分成八组给小松树浇水。
  
  暮秋天亮的晚了,为照顾远处工友的行路安全,早上改为7:30在谢工长家集合。到山上8:00开始浇水,中午不休息,两人轮换着吃饭,下午5:00收工回家。
  
  今年栽的小松树每天都派专人循环浇水,早栽的小树苗都绿油油的。
  
  这次因等工程款,停工有办个月了,后栽的小树苗因供水不及时,有点发焉了。
  
  雨后的秋天,真有点冷了。尽管大家穿了雨靴、戴着橡胶手套,大早上手握着冻的硬梆梆的水管还是感觉凉冰冰的。
  
  一会儿,太阳出来了,才让人感觉暖和了许多。
  
  今天的太阳好吝啬,刚刚露了一会儿脸又躲云层里看不见了。
  
  灰蒙蒙的天,萧萧的秋风里透着一个凉。感觉这天真长啊,好不容易才盼到收工回家啦。。。
  
  今年的秋收刚半个月就忙完了,因没有收枣,也就没有了往年的忙碌和收获。
  
  这几天闲在家,把屋子里的卫生彻底打扫了一遍。
  
  前些天拣回的枣也晒的差不多,细心的挑了些留存。又把前两天从妈妈家拿来的娃娃菜,洗过后腌了一桶酸菜。
  
  昨天早上,刘淑琴来叫给她家摘枸杞去。想想这两天在家也没闲着,心里却是烦的没法言说,出去透透气也许好些。
  
  早饭后,约了老陈来到地里时,已经有好几个人早来了。便和老陈各占了趟,开始摘枸杞。
  
  秋天的阳光没有温度,枸杞不易晒干。杞农们图省事,都喜欢卖鲜果。卖鲜果要求无柄无叶,采摘起来有点麻烦。
  
  范艳波和表嫂摘一行,在我左面。两人边摘边聊着天。
  
  表嫂说:“你家谢文斌在锰厂干了快有十年了吧,钱可是挣下了。”
  
  范艳波说:“这两年工资降了,也就挣个辛苦钱。你家那位这几年跟着吴正刚干,也没少挣啊!”
  
  表嫂说:“哎,干泥瓦工很辛苦的,也就挣个死工资。可比不了你家又能挣钱,还有养老保险。”
  
  范艳波说:“前两年,锰厂大半年没发工资,我家谢文斌差点就辞职了。考虑这两年工程少,啥活也不好干,就一直熬着了。”
  
  俩人正说着话呢,表嫂的手机响了。电话是表嫂的二女儿打来的,说:“这几天也不忙了吧,想和表嫂一起去她姐家转转去。”
  
  表嫂和女儿唠嗑几句就挂了电话,自顾嘟囔着说:“现在地里是没啥活了,可每天还要给他爷俩做饭呢,哪里也去不了啊。”
  
  范艳波接过话茬说:“我也是一样,今年儿子去县城上高中了,女儿无人代送。我一天啥活也干不了,每天来回几趟,就忙乎着接送女儿上下学了。”
  
  范艳波说着话,顺手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哎呀,已经快中午了。忙放下桶,骑车去学校接女儿了。
  
  表嫂回过身看到我和老陈,说:“你俩啥时候来的?俩个人就悄悄地摘,也不吭一声!”
  
  老陈说:“我俩吃了饭才来的,哪像你个老极极………”
  
  我听她们说着话,一直没搭腔。可不是我狠着在摘枸杞,而是这恼人的生活,真的让我无话可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