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13792730080
联系人:吴经理
在线QQ:51266880
邮箱:2017wwe@aliyun.com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高区西涝台

尿不湿整整齐齐摆放在屋子里的一角亦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9-06 15:40   【 关闭
早上带着孩子去医院看望公公,病床上的他已经是憔悴不堪,脸色蜡黄,人看上去一点精神也没有,隔着毛巾被能看到肚子好胀,我很不愿意看到那种惨状,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他友好地点点头。公公有一点小封建,在儿媳面前一贯都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好像没有说过几句话,也很难看到他的笑容。刚才和他说话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他从脸上挤出那么一丁点微笑,就这一丁点微笑让我好感动。公公从查出来肝癌到现在也不过两个月时间,老公他们弟兄几个还算孝顺,当公公稍感不适就送他去了省城口碑最好的中医医院,用了好多进口药,可病情发展之快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可能是发现有病公公自己从精神上先垮了。
  
  今天是父亲节,我在网上看到了好多浪漫的、唯美的画片,很想挑选一个插入这篇日志可都不合适,浪漫精彩唯美似乎和公公没有什么关系,他无论事业干得多漂亮可永远都脱离不了骨子里的贫农意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从不挑食,吃饭时总是把上一顿的剩菜剩饭使劲往自己碗里拨,新炒的菜一般不动筷子。他曾经来家里看孙子,因我多炒了几个荤菜觉着我不会过日子,而对我有点小成见。公公退休后一直享受着正科级待遇,退休前一直重权在握,生活一直都那么节俭,可到老了也没什么积蓄,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至今都和哥嫂住在一起,乡下的老宅从公公查出病后就开始整修,截至今天还在施工当中,多亏老公他们弟兄三个,若只有一个孩子肯定是顾此失彼了。从进了这个家门我听到得最多的就是节俭啦还账啦一些诸如此类的话,可到终了也因为一些经济上的原因,让公公有了许多的遗憾。作为一个晚辈我没有理由抱怨什么,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其实有时很不公平。
  
  从医院出来,我在街道上溜达了一圈便去看望婆婆,婆婆是昨天才知道公公的真实病情,此前一直瞒着她,我本来是怕婆婆接受不了实情想说几句宽慰的话,想不到她老人家不停抱怨一些和公公的病没有任何关系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从婆婆那出来心里边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最后让我写上几句祝福的话吧,愿公公少受一点罪,少一些遗憾!
  
  
  
  刚参加工作时和姨妈在一个单位,在姨妈家里整整蹭了两年饭,那时条件比较艰苦,可餐餐都有我喜欢的食品;那时我不大会生炉子(我们冬季靠火炉取暖)姨夫常常都会在上班前给我把炉子生着......我的性格中有倔强、自我的因子,能让我有所触动的事情并不是很多,可这些点点滴滴的事情给了我一些最真实的感动。
  
  在我的记忆中姨妈的胆子极小自尊心极强,仅仅因为每学期的统考排名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尽管她所带的课程就没考过前两名以下。就因为学生的考试成绩让姨妈他们煎熬了整个的工作生涯,就因为考试的成绩让一批孩子失去了健康的身体和快乐的童年,那种不科学的管理可以说是时代的悲哀更是教育制度的悲哀......面对­同一种困惑同一种对教师的考评体系比起姨妈他们我不知要潇洒多少倍了,也有压力但绝对不会夜不能寐、食不甘味;也在乎名誉但绝对不会用老命去拼。我不会忘记因为学生考试的成绩姨妈曾经不留情面批评过我,也曾经因为学生的成绩为我求神打卦。比起姨妈我就属于教育界的投机分子吧,当过教学能手、当过骨干教师也考过全县倒数第一,受过表彰也挨过批评,当然我最愿意把自己辉煌的一面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讲给老妈和姨妈听,至于受批评受委屈那样的事肯定是只字不提,在姨妈的脸上我看到了欣慰也看到了困惑和不解。欣慰大概源于一种母爱,困惑和不解大概是因为姨妈始终也不明白那样轻松自在的工作方式怎么就能取得在他们眼里辉煌的战果。
  
  姨夫当年干的那个岗位比较特殊,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就是比较实惠,姨妈总怕贪污腐败之嫌,一辈子都是谨小慎微地活着,她没有一件价格昂贵的衣服,也没有一款像样的首饰(其实我知道她喜欢首饰),上街总喜欢提个布包(买一些稀有的蔬菜啦水果啦装在里边不至于碍眼---引用姨妈的原话)。姨夫比起姨妈还要低调,现在还骑着十多年前那辆加重自行车,抽着一两块钱一包的香烟­,每次上街回来先算帐(姨妈的原话)。现在想想所谓的什么什么之嫌不过是个借口,问题的根源是深入骨髓的节俭意识。姨夫一生中最经典的事情就是花每一分钱都很谨慎,无论干是么之前先算帐,他天生有当会计的才能,没有上过当没有受过骗也没有丢过钱,更没有搞过有任何风险的投资,和姨妈省吃俭用供三个孩子上了本科,这三个本科生让姨父姨妈的生活质量由小康降到了温饱却成了他们一生最得意的事情。表弟表妹们现在都在创业阶段,但愿他们能有一个好的前程!
  
  有时候觉着母亲和姨妈他们处理事情其实挺简单的,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会掖着藏着,不会粉饰太平,也不愿意把火窝在心里,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姨妈和姨夫吵了一辈子,现在方才觉着哀莫大于心死,吵可能是因为在乎因为不舍因为不离不弃因为有挽回的可能。­
  
  姨妈目前最头痛的就是表弟的婚姻问题,也因此和表弟冲突不断,甚至一遍又一遍就像祥林嫂说阿毛那样逢人便说出自己的不快,用表妹的话形容就是不论任何话题她都能扯上此事,多亏姨夫他老人家脾气还凑合,大多时间还能装聋作哑还能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要不一定是战火不断了,姨妈这种啰嗦絮叨有时候会让我们这些小辈觉着厌烦可其实这正是姨妈的简单真实可爱之处,把不好的情绪随时就发泄出去对自己的健康也有利。在我当了母亲的时候也能理解姨妈这种行为,往往做母亲的会把孩子看作自己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把爱和品质包括灵魂都恨不能赠予自己的孩子。我觉着表弟婚姻问题的关键就是择偶的标准不同,姨妈最看重的是人品和学历,表弟觉着爱就是爱,喜欢就是喜欢,没有原因也没有理由。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无论是面对姨妈还是表弟我总能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劝劝对方,当我在此大放厥词的时候真不知道自己将来和儿子有大的意见分歧时是否能够心平气和是否能尊重和理解孩子的感受。
  
  姨妈的兴趣爱好很多,研究过气功但一直没遇到高人指点;自学过医疗按摩,有一段时间逢人都要捏两下子,俺觉着挺舒服的;现在在潜心学习佛学,戒了五荤三厌,说起三世因果,修养身心,慈悯众生等各种道理头头是道,对于佛学我知道一点皮毛不敢妄谈,我希望姨妈和母亲他们能真正做到修身养性、清心寡欲(我所说的清心寡欲是不要管闲事操闲心)。
  
  尽管有所谓的代沟,尽管有不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每次去看望姨妈的时候和她都有说不完的话,这大概是因为我们都属于那种感性的人吧,换而言之感受性高,耐受低。­
  
  
  
  放了寒假的第三天就带着儿子去西安补课,直到腊月29才回到家里。孩子进入六年级,摆在我面前最棘手的事情就是孩子上初中的择校问题,教了十来年书最近才发现小升初是对孩子水平的一次检阅更是对家长耐心和资金投入的一次考验。虽然国家三令五申禁止补习和考奥数,但市里的重点中学招生考试都在考,我一直看好的一所市重点学校的双语班小升初竟然要考初中三年所学的英语,其实每一个家长和老师都知道这样会加重孩子的课业负担,但为了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都拼命给孩子加油助威,以至于一些五花八门的补习班门庭若市,我这人一贯无欲无求但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却不能免俗,也带着孩子加入了补课的队伍。
  
  我家调皮蛋最喜欢吃西餐,这是我们常去的一家西餐店,他喜欢牛排、汉堡、水果沙拉......这些洋玩意我一直吃不惯,他老妈我总是要一碗米饭、一碟咸菜外加一碗素汤。
  
  偶尔也会满足一下儿子奢侈的小要求----去万达看场电影。说起最近热播的电影名和一些流行的歌曲儿子如数家珍,他老妈我显得落伍了。
  
  这是小侄子出生27天带他去一家专业婴儿游泳馆游泳,这已经是小家伙从出生以来第三次游泳啦,他一改前两次的焦虑和恐惧在水中怡然自乐,那种悠闲自在让我久久难忘。
  
  每年过年都是和小叔子他们一家在一起,今年也是如此,这是俺亲自下厨做的年夜饭。
  
  大年初一游万佛寺,俺是摄影师,所以没上镜,挺遗憾的哈。焚香祈求今年健康平安!
  
  
  
  儿子11年前出生在我们镇上的一家末流医院,大概是大家对那家医院不够信赖吧,偌大一间病房就住我们一家,显得很宽敞也很宁静;侄子2010年出生在市里边口碑极好妇幼专科医院,弟弟三个月前就托关系找熟人,才找了一间单间病房。­
  
  ­
  
  儿子出生在三伏的第一天,我吃一口饭或者喝一口水,汗水就会打湿全身;侄子出生在二九的第一天,室外滴水成冰。­
  
  ­
  
  儿子出生的时候,婆婆用颜色艳丽的花布给孩子做了衣服和包被,尿布是用旧线衣剪成长方形的布条未经消毒就拿来使用,花花绿绿的尿布晾在院子里就像是万国国旗飘飘悠悠;侄子出生的时候,包裹孩子的东东是我花了不菲的价格买的名牌婴儿用品。­
  
  ­
  
  儿子出生的时候,吃着八块钱一袋的秦俑奶粉,我心里很踏实;侄子出生的时候,奶粉厂家赠送的名牌进口奶粉也让人觉着心里没底。­
  
  ­
  
  儿子出生的时候,在医院住了七天,花费总共没超过八百;侄子出生的时候住院费用的零头估计也超过了八百。
  
  ­
  
  儿子出生的时候,家人在忙前忙后,让我觉得亲情很可贵;侄子出生的时候,月嫂在忙前忙后,让我觉着银子很重要。­
  
  ­
  
  儿子出生的时候,育儿的理论指导来源于婆婆的的老经验;侄子出生的时候,育儿的理论指导来源于书本和网络。­
  
  ­
  
  儿子刚出生的时候,家人舍不得让他受到任何一点委屈;侄子出生的时候,医生和护士总喜欢弹孩子的脚心敏感区域把孩子从睡梦中唤醒吃东西,结果孩子的脚心被弹伤。
  
  ­
  
  儿子出生的时候有八斤重,但没有用母乳喂养,没有科学育儿,现在看上去身体有点单薄;侄子出生的时候体重稍比儿子逊一点,弟媳对孩子的喂养很关注,方法也比较科学,真希望他能成为一个体格健康的宝宝。­
  
  ­
  
  儿子出生的时候,肤色看上去很健康也很白,但因为后来巧遇太阳黑子活动比较频繁的一年没注意防晒,现在看上去皮肤不是很细腻,而且有点黑;医院的医生和护士说昨天生了个黑娃,(指的是侄子)我听了后总觉着心里不大舒服,黑是黑了点,但我看小模样还是蛮可爱的,也许长大还是个帅小伙呢。­
  
  ­
  
  看着侄子的时候,我总觉着有愧于儿子,当初没有给儿子创造一个好的条件,在育儿的时候没有注意细节问题,也很感激上苍赐给了儿子很多很可贵的东西;看着儿子的时候,总希望侄子的成长过程不要有太多遗憾,也能和儿子一样成为一个健康聪明快乐的男子汉。­